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学院主页 |  管理登陆
» 首 页 » 科研动态 » 正文
著名青年作家马笑泉先生应邀来我校讲学
[ 作者: admn   出自:    发表时间: 2013-08-01   点击: 892 ]

 

著名青年作家马笑泉先生应邀来我校讲学

       6月7日,著名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马笑泉应邀来到我校,在东区厚德楼B-311为中文系师生作了一场题为“2012年之后中国小说之走向”的讲座。中文系张建安教授主持讲座。

    马笑泉,1978年生,“文学湘军五少将”代表人物,出版《愤怒青年》、《打铁打铁》、《猛虎迷途》、《诗兄弟》、《山有灵兮》等多部中篇小说及长篇小说《民间档案》、《巫地传说》等曾获《当代》文学奖、湖南省青年文学奖,其中《愤怒青年》2006年由法国橄榄树出版公司翻译出版。

小说是当代最强悍的文学样式

    马笑泉认为,文学与时代具有复杂关系,一个时代总有一个与之最相称的文学样式,当今中国,影响最大的文学样式是小说,尤其是长篇小说,因为只有小说才能把时代的复杂性完整深刻地表现出来。

    “社会发展的节奏越快,变化越频繁,个体越发觉得自己的渺小、迷茫和无助,越发需要一种强大的母体来帮助他从深层次把握所处时代的真相。所以我们这个时代最强悍的文学样式还是小说,尤其是长篇小说,这既是由阅读者的阅读心理决定,也是由这个时代空前的丰富性和复杂性所决定的。”马笑泉说。

莫言获诺奖将改变中国文学走向

    “莫言获奖让很多小说家们感觉原来遥不可及的一件事变得切实可触。在某种程度上也是给诺奖‘去味’,让大家开始对这件事有了平常心。”

    “莫言的语言有一显著特点:不怕写坏。很多名家越到后来,创作越小心,这种严谨的态度固然值得称道,但也导致在创作中放不开手脚,莫言则把自己摆在一个很低的位置,往往会产生意想不到的结果。”马笑泉说。

马笑泉认为,莫言的杰出之处在于他只描述、不做任何道德评判。“他不怕自曝家丑,在《红高粱家族》中,将其爷爷、奶奶及家族其他成员间的‘丑事’生动地抖露出来。”

    “现在国内在审美追求上真正拥有充分自觉和自信的小说家并不多,特立独行的小说家更少。莫言获奖后,中国文学可能导致三种走向:一,在叙述姿态上放弃理性,纯凭感性来写;二,在写作策略上不求质量但求数量;三,写作题材聚焦农村。”马笑泉分析道。

中国文学新的增长点在城镇

    “经过整整一个世纪几代作家的努力,传统乡土小说已经到了顶峰。”,马笑泉认为,中国文学新的增长点在城镇。

    “过去三十年中,城镇一直是中国最广阔的裂变地带,人的城镇化、传统农业文明与现代工业文明的交锋、中产阶级的全面崛起、生态保护与经济建设的博弈等重大命题都蕴藏其中。”

    “时代最大的焦点和难点都集中在作为行政基石的城镇上”,马笑泉引用其作品《家园》中的一段话论述自己的观点,“我认为,要勘测中国的真相,以那些繁荣得有点畸形的大都市和准大都市为样板,十有八九会荒腔走板得厉害。而按照农业社会的旧思路,单在日益空虚的农村作田野调查,则未免稍稍偏离了工业文明和农业文明冲突缠绕消长融合的今日中国之主题。作为政权的行政基石,华夏大地上的一千六百三十六个县,三百七十四个县级市,另包括二百八十三个地级市,才是最能体现当今中国的真相所在。”

    他指出,城镇化对中国的小说家来说既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也是一个最重要的突破口。不管成功与否,它都是中国小说一个最大的增长点。城镇小说的形势不可阻挡,将替代传统乡土小说,成为21世纪中国小说中最有活力的部分。

文章录入: admin | 责任编辑: admin
上一篇文章: 王跃文小说《漫水》学... 下一篇文章: “和平文化与战争文学...
Copyright © 2011 湖南省重点建设学科现当代文学|ddwx.hhtc.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及IE6.0以上浏览器浏览本站 |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信息资源来源于网络,仅供学习、研究、探讨、收藏之用,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本站管理人员删除,谢谢合作!